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中心

达晨财智投资的公司电广传媒增加创投业务持股达晨财智20%股权将并入上市公司

时间:2020-03-12  来源:本站  作者:

  达晨财智投资的公司电广传媒增加创投业务持股达晨财智20%股权将并入上市公司投资界人士分析认为,双方“牵手”不仅可以为创投机构的融资提供“子弹”,也为上市公司创造了投资掘金的“抓手”,但仍需警惕国企高管在参与关联企业投资时可能发生的利益输送隐患,并表示保持创投机构投研的独立性才是产业资本助推实体经济发展的保障。

  在过去的十年间,国内众多传媒集团的多业务并举转型走得风生水起,于电广传媒而言,全资控股的达晨创投令其在“芒果台”的娱乐经济背后再添一把投资火。

  企业历史工商信息显示,早在达晨创投成立之初的2000年,电广传媒旗下的湖南广播电视产业中心和湖南晨达有线网络有限公司就先后对其增资,后经多次股权变更,目前是深圳市荣涵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锡泉实业有限公司分别以75%和25%的比例对其进行控股,且二者在股权结构上均属于湖南广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因此,达晨创投亦为电广传媒的全资孙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电广传媒的第一大股东是湖南广电网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该公司由湖南省国有文化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因此,达晨创投也是有国资背景的创投机构。官网信息披露,包括中国本土风投第一个成功退出的案例——同洲电子在内,截至2018年12月,达晨创投披露的退出案例达到126家,投资企业有500家之多。

  由于同属于电广传媒阵营,上市公司从此有了对外投资的品牌效应,Wind统计显示,电广传媒自2008年起,吸收投资收到的现金常年为正,且在2013年达到50.87亿元的峰值,即便在近两年募资艰难的大环境下,电广传媒的吸收投资金额也达到2.52亿元。与此同时,公司在今年明显加大了对外投资的力度,投资活动现金流在2018三季报合计约40.3亿元。可见,电广传媒在拥有投资“抓手”后,也为达晨送来源源不断的“子弹”。

  不过,这也激发了上市公司高管对创投红利的参与热情。2008年底,达晨创投设立了持股55%的达晨财智,刘昼、肖冰等达晨创投管理层也跟进持股达25%,剩下的20%就全部由电广传媒管理层持股所有。

  公告信息显示,达晨财智在2016年底按照前一会计年度2.52亿元净资产和9100万净利润的数据指标,予以公司8.56的估值,并在此基础上向管理层定向增资扩股20%。蹊跷的是,达晨创投放弃优先认购权,彼时电广传媒公告披露的原因是得到了上级主管部门批复同意销售网络的含义因此,达晨创投持有达晨财智的比例由55%下降为35%,并延续至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这十年间陆续增资持有达晨财智股份的中高管名单后发现,一共有13位,分别是龙秋云、彭益、尹志科、 熊云开、曾介忠、刘沙白、袁楚贤、毛小平、廖朝晖、汤振羽、冯硕、唐绪兵、文啸龙。其中,彭益和刘沙白因到龄辞职,龙秋云在2018年1月被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贿罪逮捕。

  事实上,自打电广传媒部分高管对达晨财智进行投资开始,投资者就对这一做法的合理性抱有诸多疑问,且从部分高管的过往经历来看,此前的增资注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记者注意到,电广传媒是国企,根据《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第5条规定,国有企业领导人员不得在本企业的同类经营企业、关联企业和与本企业有业务关系的企业投资入股。但达晨财智设立时的股权结构显然与此项规定相违背,电广传媒证券事务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这个不存在合理与不合理的问题,以前是允许的,现在不允许了。”而对于这项规定的出台时间,工作人员表示不太清楚。

  记者查阅后发现,《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是2009年7月12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该规定明确了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的廉洁从业行为规范,在滥用职权、以权谋私、侵害公共利益、职务消费和作风建设等五大方面,向领导人员明确提出了“禁令”。

  不过,达晨财智的股权结构在12月15日拟将发生改变,广电传媒发布公告,称将受让前述13位中高管所持的全部股份。具体来看,电广传媒合计出资7527.89万元(此金额包括两部分,即公司原部分中高管初始投资与同期一年期存款利息,以及其2016年底增资额的承接)。本次受让股权后,公司原部分中高管所持达晨财智股权对应的股东权利和义务由电广传媒享有或履行。

  在外界看来,这项调整姗姗来迟。有创投人士表示,这实际上是中高管集体财务投资的退出之举,并质疑上市公司只按照成本价格收回股权,并没有按照相关规定追缴期间的投资收益。但证券事务工作人员给出的解释是,“之前高管的投资并没有获得多少收益。”但据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达晨财智经审计的利润总额高达2.80亿元,到今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利润总额也为2.20亿元。

  即便如同工作人员所说——高管并未从中获得实质回报,那么当初为什么在对达晨财智增资扩股时要采用高管持股和上市公司持股双轨进行,而非作为法人主体的上市公司对其单线操作呢?工作人员表示,“追溯到以前的事,我也不了解。”不过记者从电广传媒披露的财务数据中发现,从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电广传媒全资子公司达晨创投的净利润节节下降,通过达晨创投参股的孙公司达晨财智净利润却是逐年攀升。

  广州一位创投界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创投发展的早期,机构面临着人才和资金的双向匮乏,她坦言,像达晨创投傍身国资背景的上市公司是幸运的。“因为资金来源相对有保障,所以在投研人才有限的情况下,企业发展难免倒向有优势的上市公司。” 但她强调,仍需警惕国企高管在参与关联企业投资时可能发生的利益输送隐患,“保持创投机构投研的独立性才是产业资本助推实体经济发展的保障。”该人士强调。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